息差收窄大势所趋中小银行该如何腾挪

随着上市银行三季报陆续披露完毕,记者梳理二十余家中小银行营收数据发现,其中的半数银行净利息收入缓增是受到了净息差收窄的拖累。

数据显示,平安银行、南京银行、成都银行、常熟银行、青农商行、无锡银行等11家中小银行的三季度末年化净息差环比下行在0.02至0.48个百分点区间。

而兴业银行息差指标逆势改善,则得益于负债端资金成本降低。据民生证券测算,兴业银行前三季度净息差为1.61%,较上半年提升0.06个百分点,创近4年新高,主要得益于计息负债成本率显著改善。由于监管政策要求压降高成本的结构性存款,而兴业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定期存款成本率相对较高,具有更大的压降空间。

据国信证券测算,常熟银行前三季度净息差为3.07%,环比收窄0.07个百分点,同比收窄0.21个百分点。而受净息差收窄拖累,一向营收增速稳健的常熟银行,在今年三季度单季净利息收入环比下降3.7%、营收增速下滑了5.7%。

净息差体现了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水平,代表着其定价能力。多份银行业分析研报认为,上市银行净息差收窄受到了资产、负债两端的共同作用影响。其中,资产端收益率的较大降幅拖累银行息差走阔,这主要是因为利率重定价的影响。受LPR改革影响,今年以来银行存量利率贷款转为以LPR加点定价,而新增贷款已经参考LPR定价,在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、减费让利的大背景下,贷款利率下行明显。

例如,宁波银行三季度末净息差为1.86%,环比增加0.08个百分点。据中泰证券测算,从资产端来看,宁波银行三季度信贷积极投放,环比二季度增4.47%,从贷款结构来看,有较高收益率的零售贷款快增,促使资产端收益率的提升。

一般而言,零售贷款的收益率要明显高于公司贷款,而在银行资产规模扩张受到限制的情况下,不少中小银行选择调整信贷结构,提高收益率相对较高的零售贷款占比,以增加收入。

与此相反,通过今年三季报数据可以发现,宁波银行、无锡银行、张家港行、兴业银行等银行的净息差走阔,而这主要得益于这些银行零售业务的贡献度提升,以及负债成本的改善。

业内主流观点认为,未来在LPR影响下,银行贷款收益率或将进一步下行,同时又因负债成本相对刚性,预计银行业的息差收窄的压力会长期存在。

实际上,在资产端收益率下行的同时,不少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并未同步下行,甚至因揽储导致了存款成本有所上行,导致资产、负债两端价格挤压,息差进一步收窄。

另据中泰证券测算,张家港行三季度单季息差环比上行0.012个百分点至2.79%,主要得益于资产端零售发力带来的高收益资产占比提升,其中,个人信贷在二季度高增长基础上环比增速进一步提高,占总贷款的比例提升至近40%。

该行息差收窄主要是因为资产端生息资产收益率环比下行。从贷款结构看,该行今年以来重定价贷款占比在75%,且三季度初新发放贷款定价下行较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