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政业回暖天眼查数据显示上半年新增超21万家相关企业

中新网7月16日电 据央视财经报道,疫情期间,家政企业开始鼓励家政阿姨利用网上直播,介绍自己、展示自己。网上直播一方面能全面展示家政服务员的综合素质,另一方面也扩大了潜在用户的范围,提升上岗就业的几率。最近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家政业正在逐渐回暖。

商务部数据统计,目前,家政行业复工率在逐月提高,6月底全国家政公司复工率达90%以上,大中型家政企业均已全面复工。为了保障家政行业的健康发展,近日商务部正式启用家政服务信用信息平台,消费者可以通过平台查询家政人员和家政企业的信用信息。

汛情应对不仅影响到国家经济发展大局,更关系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6月份以来我国南方地区降水总量多、局部地区强度大,数百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,形势十分严峻。

14日的会商预报太行山区可能出现局部强降雨,发生山洪灾害和中小河流陡涨洪水的风险高。会商后,水利部迅速与河北省水利厅进行了视频连线,要求做好山洪灾害防御、水库安全度汛和中小河流洪水防范。

随着大屏幕不断滚动,水文情报预报、水旱灾害防御等人员认真汇报着各自掌握到的防汛情况。

进入汛期,水利部对水工程的科学调度、地方防汛工作的督导等会商都在国家水工程调度指挥中心进行。

“马上进入‘七下八上’的防汛关键阶段了,我们要时刻警惕,防患于未然,为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提供周密保障服务!”王为说。

15日下午5点多,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二条2号院,水利部所在地。在国家水工程调度指挥中心,20多双眼睛聚精会神地看向水情会商系统。

来自一线的最新情况,也将为水情会商提供更精准的指导。

“3月入汛以来,我们开始进行会商,到了5月份,每天都要会商。有时候防汛形势比较严峻,当天会进行多次会商。”水利部水文情报预报中心主任孙春鹏说,他们轮流24小时值班,密切监测雨水情,滚动开展预测预报,为洪水防御提供决策依据。

“如果球员实力不够好,谁当主教练都没用。穆里尼奥显然是热刺的问题之一,但他不是全部问题。”

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我国共有107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“家政”,且状态为在业、存续、迁入、迁出的企业(以下简称“家政相关企业”)。从地域分布来看,江苏是我国拥有家政相关企业数量最多的省份,超过18.7万家,占全国相关企业总量的17.47%。山东、浙江、广东、河北等省市地区的企业数量位列第二至第五位。

随着当前防汛进入关键时期,国家水工程调度指挥中心的会商也按下了“快进键”,防汛抗洪工作开始了“白加黑”的加班模式。

2007年,国务院印发《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服务业的若干意见》,将发展家庭服务业纳入国民经济的总体规划。2019年,商务部、国家发改委印发《关于建立家政服务业信用体系的指导意见》,规范家政服务业发展,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,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

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技术信息处处长王为几乎每天都参加会商。他说,上班后首先要了解各地动态,为会商做准备。

根据艾媒网发布的《2019中国家政服务行业发展剖析及行业投资机遇分析报告》,我国的家政服务业发展至今,共经历了四次高潮。1983-1984年,中国第一家家政公司成立,家政个体劳动首次被转化为公司化的运作模式。20世纪90年代,第一、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减少,再就业压力骤增,中国政府将家政服务员纳入职业序列。

会商室也是连线其他部门、各地水利部门和各流域管理机构的重要场所。

“淮河水情与前几天会商形势有些不同,要按照最恶劣的可能进行准备,赶紧提醒淮河水利委员会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苏三省水利厅!”

“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在缓慢回落,退水期不能出事,要给应急管理部通报一下预报情况,建议提前准备!”

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我国家政相关企业的年注册增速(全部企业状态)近十年以来呈波动性增长态势。2019年新增相关企业超过25.8万家,增速高达到26.61%,均为历史之最。

这是水利部正在进行的一次防汛抗洪会商,也是近段时间以来在这个会商室每天上演的场景。

“长江上游的降雨怎么样?再多看一天预测!”

“滚动预报要滚起来,关键时期每两个小时都要有新材料!”

值得注意的是,以工商登记为准,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,我国今年上半年共新增超过21.7万家家政相关企业,较去年同比增长86.4%。其中,4月是我国成立此类企业数量最多的月份,接近6.5万家,环比增长145.4%。

作为防汛工作的重要决策方式,这里的会商也直接联系着千里外的防汛抗洪工作。此时,水利部多位负责人正带着工作组分赴安徽、江苏、河南等地督导检查水旱灾害防御工作。

“太湖可能会超保,一定要想得充分一些!”

“经过会商确定的方案是很慎重的,但一旦确定下来,下发地方、部署落实也很迅速。”王为说,异地视频连线、下发通知都是常用的处理方式。最近长江、太湖流域汛情紧张,与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和太湖流域管理局等的视频连线就比较多。

“主教练肯定不是热刺上空唯一的阴云,疫情让俱乐部6.37亿英镑的债务更显要命,由于种种情况,当转会重启时,热刺不太可能改变他们一贯的小气作风。”

“通过会商,我们能快速了解气象、水情、地方防御动态等各方面情况,很多重要部署都在讨论中确定下来。”王为举例说,水利部每次调整水旱灾害防御应急响应都是通过会商决定的,并以此为依据,合理调整防汛工作力度。

“这两年来俱乐部对阵容的管理,才是最大的问题,也是伤害最深的。一些优秀球员,比如凯尔-沃克、特里皮尔、埃里克森,都离队了;其他人,像阿里、戴尔等倒退了,而一些替代者,奥里耶、戴维森-桑切斯、恩东贝莱,没有什么令人信服的表现。”